<small id='rCiEPu'></small> <noframes id='9CxA'>

  • <tfoot id='JBpinkRLX'></tfoot>

      <legend id='EiXBJDHck'><style id='obzn5p'><dir id='Agx8ByIZ'><q id='gK2YGEfk'></q></dir></style></legend>
      <i id='Z3v5BP'><tr id='19jMJX3'><dt id='oG9lC'><q id='olimGIF'><span id='Ktwd7yh'><b id='HkR0'><form id='2l8vtiASON'><ins id='pMKXZo87'></ins><ul id='xFqs8dt5'></ul><sub id='cJIWHbLA'></sub></form><legend id='yzjQB8Y'></legend><bdo id='IfBkx5'><pre id='oh6vxIc8bj'><center id='Qh8UIEy'></center></pre></bdo></b><th id='XvBWPAJlI'></th></span></q></dt></tr></i><div id='bdLQXTNcr'><tfoot id='zSu7H30'></tfoot><dl id='JAC5vVcn'><fieldset id='kz70Y5'></fieldset></dl></div>

          <bdo id='eHuz36mlcw'></bdo><ul id='eDd1'></ul>

          1. <li id='t9i4c'></li>
            登陆

            爬出“石油圈套”不易,厄瓜多尔经济政策急转恐要翻车

            admin 2019-11-08 248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2019年10月10日,厄瓜多尔基多,当地民众持续示威,抗议政府放开汽油价格。图为抗议活动过后,一名带孩子的女子从街头走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特约记者钱伯彦 实习记者杨小宇

            文 | 特约记者钱伯彦 实习记者杨小宇

            继印度尼西亚确认将首都从雅加达迁往东加里曼丹省、泰国考虑将政府迁出曼谷之后,迁都国家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个新名字:厄瓜多尔。

            当地时间10月7日,该国总统莱宁莫雷诺(Lenn Moreno)宣布临时将政府机关全部从首都基多迁至沿海城市瓜亚基尔。

            不过,不同于印尼或泰国出于开发偏远地区、缓爬出“石油圈套”不易,厄瓜多尔经济政策急转恐要翻车解首都圈人口压力的经济考量,厄瓜多尔的迁都计划本质上却是玄宗入蜀一般的逃难之举。被迫“迁都”的背后,是现总统莫雷诺在外交和经济政策上急速转向引发的争议和对抗,折射出该国倚仗石油经济、改革滞后留下的陈年积弊。

            10月1日以来,厄瓜多尔多地爆发骚乱。随着3日该国交通运输部门进行大罢工以及莫雷诺宣布全国进入60天紧急状态,混乱局势加速发酵。除了与军队发生冲突、烧毁军车、破坏国有石油生产设施之外,就在莫雷诺宣布临时迁都的同一天,首都的抗议者甚至成功冲入国家审计机构和议会,并于8日彻底占领议会大楼。

            令事态变得更为复杂的是,抗议者还得到厄瓜多尔原住民群体的支持。该国最大的原住民团体“厄瓜多尔土著民族联合会”(CONFENIAE)已于日前表达了对莫雷诺的不信任,此前原住民群体的抗议爬出“石油圈套”不易,厄瓜多尔经济政策急转恐要翻车曾经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三任总统的下台。

            据路透社、美联社等媒体报道,在10月10日的示威活动中,至少有一名原住民地方领袖被催泪瓦斯弹击中头部身亡。据当地社交媒体消息,另有四名示威者同样在冲突中丧生,但暂未得到官方证实。

            被激怒的原住民抗议者劫持并解除了八名警察的武装,并通过强迫警察为逝去的原住民抬棺的方式对其进行公开羞辱。这场针对油价上涨的抗议诉求也渐渐变成了要求莫雷诺下台。连日的抗议活动,可能让该国石油产量减少三分之一。

            图源:秘鲁人报

            对莫雷诺而言,讽刺的是,点燃这场危机的导火索正是他于2月底的那句豪言壮语:“我们不会成为委内瑞拉!”

            2月20日,厄瓜多尔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签署了一项42亿美元的贷款协议。这笔贷款也是该国与包括拉美开发银行、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六大机构的100亿美元援助计划的一部分,可以满足该国未来三年内约60%的融资需求。

            莫雷诺相信,随着贷款的落实,该国的经济改革将走向加速车道。而包括税制改革、压缩社会福利、释放私营部门活力等举措也正是IMF贷款的附加条件。

            与法国巴黎街头的黄背心运动一样,厄瓜多尔经济改革的暗礁也是油价。

            随着政府燃油补贴的终止,该国的成品油价格上涨了超过120%。在交通运输业从业者和惧怕物价飞涨的市民的罢工和抗议双重打击下,莫雷诺治下的厄瓜多尔似乎正在出现“委内瑞拉化”的迹象。

            事实上,厄瓜多尔危机的突然爆发令许多媒体和观察人士颇感意外。

            厄瓜多尔自从1979年推翻军政府、正式建立文人政府之后,尽管于1997年至2005年间出现过短暂的不稳定时期,并导致三位总统先后因大规模抗议而下台,但该国政府一直以来都未曾出现过军队哗变等恶性政治事件。

            特别是前总统、左翼经济学家拉斐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于2006年起执政以来,厄瓜多尔更是迎来了将近十年的经济快速增长。

            厄瓜多尔在2015年石油价格下跌之前经济增长率甚至远强于前宗主国西班牙。数据来源:IMF

            科雷亚任内交出的漂亮的经济成绩单、再加上其学者背景和“公民革命”(Revolucin Ciudadana)的响亮口号,不仅使得科雷亚于2009年和2013年连续两次获得总统连任,更是促成了科雷亚的左膀右臂和继任者、现任总统莫雷诺在2017年大选中顺利接班。

            左翼出身的科雷亚的另一项政治遗产则是避免了厄瓜多尔的政治右转。

            2018年10月,被称为“热带特朗普”的博索纳罗赢得巴西大选后,拉美最重要的阿根廷、巴西、智利(ABC强国)三国政治均由右翼政党把控。而在厄瓜多尔,莫雷诺领衔的左翼执政党主权祖国联盟运动(Alianza Pas)至少在此次动乱之前仍一直享有较高的支持率。

            不过,与其说是经济学博士毕业的科雷亚擅长发展经济,不如说是全球经济快速恢复、以及国际油价高企等外部因素才是厄瓜多尔经济强势的最主要原因。

            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正式成员,厄瓜多尔拥有82.73亿桶的已探明石油储量,同时还是世界最大的香蕉出口国以及可可、咖啡的主要生产国。

            借助着曾连续多年保持80美元/桶以上的油价,石油占出口比例超过50%的厄瓜多尔财政收入一路走高,以至于给科雷亚带来了和美国叫板的底气。

            2012年,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在保释期间进入厄瓜多尔驻英使馆并成功寻得外交庇护,这也意味着科雷亚治下的厄瓜多尔与美国的外交关系进入冰点。早在2007年,科雷亚就因拒绝与美国续租该国的曼塔(Manta)军事基地一事而导致两国外交关系恶化。

            但是,2014年第四季度开始的油价暴跌迅速打破了厄瓜多尔繁荣经济的镜花水月,更是将厄瓜多尔没有在“好年头”及时进行经济体制改革、提升经济竞争力等积弊暴露无遗。

            石油价格暴跌之前,石油出口占到厄瓜多尔出口的一半以上。图源:oec.world

            石油价格暴跌之后,石油出口占比缩水至29%,厄瓜多尔成为真正的香蕉共和国。图源:oec.world

            以该国最重要的石油行业为例,目前厄瓜多尔的石油业主要由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Petroecuador)和亚马孙石油公司(Petroamazonas)两家国有公司控制。其中前者主要负责下游的石油精炼,而后者则负责上游的石油勘探和开采。

            遗憾的是,两家国有企业不仅无法与国际石油巨头相抗衡,也难以完成职责所在的本职工作。

            由于石油勘探需要油服企业、超级计算机等大量专业人才、资金和设备支持,加之厄瓜多尔不佳的投资环境使得国际石油巨头退避三舍,该国的石油勘探工作从2013年起就陷入半停顿状态,其探明石油储量也停滞不前。唯一的增量来自于位于亚马孙盆地的ITT区块,但该地区的勘探活动不仅受到环保问题的制约,更是引起了原住民的不满。

            厄瓜多尔的石油勘探自从2013年起就不顺利。数据来源:Statista

            厄瓜多尔目前主要的石油勘探区块都位于安第斯山脉另一侧的亚马逊区域。图源:Petroecuador

            而在厄瓜多尔国有石油公司掌控的产业链下游,公司掌控的数座炼油厂均面临设备老化、产量过低的问题,该国的原油加工能力甚至只能满足国内约一半成品油的需求。因此,身为原油净出口国的厄瓜多尔至今仍是成品油进口国,成品油价格的暴涨也正是此次动乱的直接起因。

            屋漏偏锋连夜雨。2016年4月的厄瓜多尔地震也给这个南美小国造成了至少30亿美元的直接损失。此外,由于厄瓜多尔早先已经因为本国货币严重贬值而选用美元作为官方货币,厄瓜多尔对于外汇风险也毫无抵抗之力。2015年起主要邻国的哥伦比亚比索和秘鲁比索都出现了对美元的大贬值,坚挺的美元反而成了厄瓜多尔出口的噩梦。

            缺乏前任总统科雷亚那般好运气的莫雷诺只能直面石油和出口两大支柱的双重冲击。随着财政收入的减少和高福利制度下国家债务的增长,莫雷诺也开始渐渐背弃科雷亚的诸多理念。

            为了获得IMF和国际组织的援助金,莫雷诺第一步就是改善同美国的关系以扩大出口,并扫除前任留下的那颗外交地雷——阿桑奇。

            自从莫雷诺上任之后,关于阿桑奇在该国驻英使馆内备受歧视、被迫断网等传言就从未停歇过。今年4月初,厄瓜多尔最终收回了对阿桑奇的外交庇护,此后阿桑奇被英国警方带走。之后厄瓜多尔与美国的关系也逐渐恢复正常,7月22日,美国国务various卿蓬佩奥在访厄期间也强调了两国之间的伙伴关系。

            10月1日,莫雷诺打出了另一张牌:宣布将于2020年元旦起退出欧佩克,以此绕过欧佩克的石油生产配额,最大化地赚取石油收入以解决债务危机。厄瓜多尔退出之后,委内瑞拉也将成为该组织内仅存的美洲国家。

            莫雷诺采取的一系列经济自由政策,以及政治上向美国靠近、并退出旨在对抗美国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BA)的举措,很快爬出“石油圈套”不易,厄瓜多尔经济政策急转恐要翻车便使得莫雷诺和前总统科雷亚之间的矛盾激化。

            2018年2月时,莫雷诺主导的全民公投通过了严惩腐败、禁止总统无限连任等议题,矛头所指正是彼时已因涉嫌绑架而不得不流亡比利时的科雷亚。

            “厄瓜多尔历史上最大的叛徒”,则是断送了再圆总统梦的科雷亚送给莫雷诺的回击。此后,两人之间在社交媒体的互相攻讦几乎未曾停歇。

            随着厄瓜多尔局势的持续混乱,一开始单纯抗议油价上涨的示威,也正越来越向着已经撕破脸的莫雷诺和科雷亚之间的权力斗争方向发展。

            10月9日,莫雷爬出“石油圈套”不易,厄瓜多尔经济政策急转恐要翻车诺指控示威行动是由科雷亚策划,并拘捕了包括支持科雷亚的议员在内的600余人。而科雷亚则在欧洲大陆上奔走疾呼,并宣告“莫雷诺政府已经寿终正寝”。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